高洋:美剧在中国的流行源于创造“真实”和“理想”(图)

记者:我们看到,自媒体今天在中国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您怎么看待这种新型社交媒体在中国的流行?

自媒体是一个新的交流平台。在中国,我觉得它最大的作用是给了不同学历、不同生活背景和各行各业的人一个非常开放的平台,让大家对社会、对世界的了解不再依附于传统媒体。传统媒体比如说报纸、《新闻联播》、包括后来的说新闻节目、脱口秀节目,这些节目虽然越来越开放和丰富,但它们都是出自受过专门训练的媒体人士。而专业媒体在运作过程中,出于各种考量,会站在官方的角度来讲这些故事。相对来讲,自媒体实际上开辟了一个比较草根的媒体平台。

例如说,任何媒体在报道一个事件的时候都有很多新闻要素要顾及。而传统媒体和自媒体所关注的点可能会非常不一样。所以同样的一件事情,不同的人来讲这个故事,讲的版本不同,大家得出的结论也会不同。从这个意义上讲,新型的社交媒体可以开阔广大用户的视野,让他们对社会有多层次的了解。

记者:您怎么看待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互动,还是一种竞争?

有一些传统媒体没有触及到的事件或新闻,由于自媒体的关注,传统媒体也会去关注和报道,并可能会由此推动一些政策和法律、法规上的调整。可以说在社会前进的过程中,自媒体和传统媒体共同起到了一个推动作用。

举例来说,近两年很多事情传统媒体一开始出于各种考虑没有报道。而有人在网上发的关于该事件的某一个帖子可能就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讨论和转发,这个时候就会促使官方媒体作出某种回应。因为如果你没有一个官方诠释的话,网上可能会流言四起,而这往往是官方更不愿意看到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自媒体与传统媒体间有竞争也有互动。

记者:我们看近年来很多美剧在中国很流行,比如今年在中国很热的《纸牌屋》。由于中美间的文化差距,美剧可能不会让中国观众产生那么多思想共鸣,但确实在中国受到很多人的推崇和喜欢,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中国在2007年的时候,从数量上讲,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电视剧生产国了。那个时候中国的电视剧年产量是500多部、将近15000集。这么大的产出量,也有很多相当不错的剧,再加上韩剧、日剧也在中国很流行,所以美剧前些年并没有正规的进口,直到最近才有一些商业视频网站开始购买版权。

早在十年前美剧刚开始在中国流行的时候,美剧迷的选择并不多。《老友记》和《欲望都市》大概是最红的两部了。但很快地,越来越多的美剧开始在国内的网络上“火”起来。我做博士论文的时候就很好奇,为什么美剧在中国这么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志愿者”花时间跟精力来做字幕,不取分文,还热情满满?2009年我回到北京跟来自不同学校的80多位大学生做了访谈。大家都给了我喜欢美剧的各自不同的理由,但是每个人都提到的相同一点就是:美剧很真实!这个理由乍看之下很奇怪:你说《老友记》哪里真实,《绯闻女孩》哪里真实啊?很多都是明显搞笑的。所以我就一直在想,大学生所说的“真实”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知道,“真实”直译成英语就是“real”,但是电视剧是基于编写的剧本拍摄的,所以我在研究它所谓的“真实性”时,就着眼于两个层面。

首先从剧的本身来看,作为一个文化的文本,它的真实源于两方面:一个是故事,丰富多彩,什么样的题材都有。国产剧里一般看不到罪案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dmetal168.com/,亚特兰大律政剧,医疗剧也很少。美剧里面这种类型的很多,而且拍得活灵活现,在细节上也很真实。很多敏感的题材,比如你刚才提到的《纸牌屋》,有关政治黑幕之类的都敢写敢编,人们就喜欢看这些,觉得很刺激;另外一个方面是人物的真实性。美剧的人物层次特别丰富,常常没有很明显的英雄和反派人物,很难看到纯粹的好人和坏人,大家都有“人性的污点”,这让观众更容易产生感情上的共鸣,从情感上讲就觉得很真实了。

我曾经采访的一些女孩说,美剧里有的角色是社会名媛,我们大部分人可能不会和她有共鸣。,但是她生活中的一些经历,比如对于“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或者“我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这类问题的思考,以及成长过程中要经历的所谓“成长的烦恼”,很多年轻人却可以产生共鸣。

说到人的本真性,第一个方面是“我”作为一个人,“我”可以自由地表达自我;“我”在跟你交往的过程中可以有话直说,可以做最真实的自我,不用遮遮掩掩;第二个是质疑权威的勇气,“我”可以对它提出各种各样的疑问和挑战。“我”虽然只是社会上的普通一员,但“我”有我的想法,“我”可以质疑你;第三个就是有梦想。不管“我”是一个多么微不足道的人,但是“我”都有目标和梦想,比方说“我”要做成一番事业,想成为一个成功的人,一个对社会产生影响,能留下一些足迹的人。这三个方面是所谓“真实”的自我的一个定义。很有趣的是,我在跟中国大学生聊天的过程中发现,他们之所以着迷于美剧,就是因为他们能从美剧的主人公身上看到这些特质,而对这些特质的认同使得他们把这些角色作为了自己的偶像。

比如《豪斯医生》里的主角,他是个很怪异的人,也有很多地方不招人喜欢,但是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又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他想什么说什么,不会在乎别人的面子。他是个有才华的医生,可以治病救人,但同时他又对社会权威不屑一顾。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一个虚构的人物,他表现出来的真实性让中国年轻人特别向往。

反观中国文化,我们讲中庸,讲面子。身为独生子女的80后和90后,从小就在压力下成长。我自己也是独生子女,经历过高考,生活很辛苦,压力也很大。所以看到这些能自由地表达自我,活得很张扬、洒脱的荧幕人物,就会觉得是一种释放,会觉得我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剧的真实并非对现实的还原,而是体现了年轻人自我认识、自我发展过程中的真实愿望和理想。美剧的吸引力在于它提供了一个新的、可以用来参照的生活方式。这让年轻人觉得,“我”可以有另外一种活法,可以活得很洒脱,忠实于“我”内心真正的愿望。也就是说,美剧倡导的是:身份不是先天给予的,而是后天你可以经过努力而得到的。明了自己的愿望和欲望,再朝着那方面去努力就可以有所成就。因此,中国年轻人在看美剧的时候往往会觉得,这是“我”真心想要的,所以这就是真实的。

不太多。但是有一些美国人喜欢看中国的武打剧,像早期的李小龙(当然李小龙是美国华人),后来的李连杰、成龙,大都是香港那边拍的。他们也是从网上下载下来看。我有一次在亚特兰大开会的时候,看到一个美国人坐在公车上看得很起劲儿。韩国的流行音乐美国倒是有一定的市场,但大陆的还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