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内容中对校园足球的重视,标志着校园足球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很多业内人士、老师以及家长都欣喜于“孩子们赶上了好时候”。诚然,《方案》中对校园足球的未来规划令人憧憬,然而全国发展校园足球仍需面对各种实际问题,并脚踏实地地想办法解决问题。

据天津体育学院副院长、全国学校体育运动(足球)联盟主席刘志云介绍,2009年至2015年,是校园足球快速发展时期,布局了校园足球定点学校5000多所,参与校园足球的学生有270万人,经常参加足球活动(校队)的学生超过了20万(校园足球人口),举办学校四级联赛10万场。国家体育总局每年投入校园足球的经费在5600万元左右。

在近些年校园足球的推广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有着独特发展模式并行之有效的院校,河北省石家庄市谈固小学便是其中之一。除了通过专设的足球课保证全校1800多名学生,每周每人有大约100分钟接触足球的时间,学校还依照学生年龄特点确立了训练梯队,2007—2008年龄段侧重于趣味启蒙足球训练;2005—2006年龄段侧重于基础技能足球训练;2003—2004年龄段侧重于对抗技能足球训练。在2014年的“谁是球王”活动中,学校获得河北省赛区亚军。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对改革推进校园足球发展提出5点要求:发挥足球育人功能、推进校园足球普及、促进文化学习与足球技能共同发展、促进青少年足球人才规模化成长以及扩充师资队伍。

根据上述几点,全国各地根据自身情况也很快拿出了令人期待的校园足球发展方案。

广州市制定的《广州市中小学校园足球计划(2014—2016)》中称,该市在2015年将创建25所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基本完成广州校园足球竞赛体系建设,与国家和省校园足球竞赛机制、人才培养机制相衔接,并建立校园足球赛事管理服务系统。2016年,全市设立500所校园足球项目推广学校,组建5000支校园足球队队伍,初步建成具有广州特色的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体系。另外,足球特长生也将被正式列入校园足球特色学校的招生计划。

湖南方面,湖南省体育局介绍称,省体育局将联合省教育厅在省内20个县、8个市州选出100余名分管体育的县长、副县长及教育局、体育局的相关行政人员,进行校园足球方面的培养,以保证发展。

湖南省体育局局长李舜表示,湖南将加强对网点学校校长、校园足球管理人员、教练员进行培训,组织开展校园足球夏令营、布局城市足球联赛以及全省总决赛等系列活动和比赛,促进青少年足球运动水平的提高;同时,普及足球理念,让校园足球成为一种体育文化。

天津市体育局副局长王洪透露,天津体育部门与教育部门共同制定“8421”体育后备人才培养模式,即重点支持每个区县8所小学、4所初中、2所高中、1所业余体校,努力夯实后备人才基础。

新疆地区,南疆校园足球教师培训基地近日在喀什正式成立。新疆教育厅体育卫生艺术教育处处长安尼瓦尔·吾斯曼表示,目前,新疆体育教师有1.2万人,其中足球教师3000余人,当前体育师资力量还不能完全满足学生需,按照培训计划进度,新疆计划每年培训1000名校园足球教练,利用三到四年的时间使校园足球教师将达到全覆盖,确保每所学校至少有1名足球教师。

内蒙古也提出了《内蒙古自治区校园足球工作三年推进计划(2015-2017年)》,表示要在2017年底,形成国家级校园足球特色高中60所、初中180所、小学360所,此外还要增加10所大学和6所高职学校。

借着《方案》的“东风”,校园足球必然会迎来一波发展热潮,校园足球各方人士虽然认可其良好的发展前景,但也清楚目前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天津体育学院副院长、全国学校体育运动(足球)联盟主席刘志云认为,校园足球现今面临四大难题,并就此提出了解决的建议。

一是师资问题。校园足球在全国开展势必需要大量足球专业老师,但目前的现状是,很多学校没有足球老师。虽然目前全国15所体育院校和部分师范专业在培养足球人才,但远远不够,这些学校每年毕业的科班生只有1000多人。因此,解决师资问题,不能仅靠科班院校培养,要多渠道供给。如充分利用退役运动员,这样既解决了师资,又解决了退役运动员的再就业问题。同时要盘活现有资源,将原来搞足球而现在做其他行业的人吸引、转岗到足球。另外,就是组织大规模培训。

二是完善相关配套法规、政策,确保校园足球安全、有序、健康开展。要尽快出台与学生安全有关的保险办法,建立校园足球竞赛体系。目前,全国学校体育运动(足球)联盟正在参与编写中小学校园足球教学指南、建立校园足球运动技能等级标准,初稿已经完成。

三是资金。目前国家体育总局每年投入校园足球5000多万元,但是分到各个学校就几千元,搞一次活动差不多用完了。教育部门、体育部门都应有更多资金投入,同时也要吸引社会资金,很多基金会也可充分利用起来,不仅利用基金会的钱,还可利用其外聘专家的优势,办培训班等。

四是场地。足球热潮下,学校场地会很紧张,如何合理调配是个问题。当然,校园足球不能仅靠校园球场,还要有社会、社区推动,依靠社区足球场来满足孩子的踢球需要。另外,要警惕一些学校原本没有场地、没有足球传统,盲目申报足球学校,套取校园足球经费。

吉林大学体育学院副院长袁吉表示,我国现在大中小学校都缺足球教师,要想真正教小孩去踢球,必须要有相对专业的人员,现在很多学校没有编制,进一个老师都不容易,体育老师的很多编制都被其他科目老师占据了。

安徽省体育局局长冯潮的看法是,从体育行政部门来说,主要应从两个方面积极配合校园足球发展,一是共同抓好专业人员如足球老师、足球裁判的培训工作。二是创新组织各种足球赛事活动。体育部门应配合教育行政部门抓好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四级联赛,搭建各种交流平台促进足球赛事发展。同时要将“快乐足球”的理念融入校园足球中,回归足球的游戏、健身和教育功能,如发展“七人制足球”、“五人制足球”、“沙滩足球”,创新足球小游戏,让青少年在娱乐当中激发对足球、对运动的兴趣。

上海市鞍山初级中学校长贾晓岚也有同样的看法,她说:“扩大和孕育足球人口是建立于培养兴趣、形成爱好的基础之上的,所以学校可以搞兴趣班,建足球队,但也要避免全员上、一刀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